一百岁的艺术人生:陈慧坤
作者: 时间:2020-06-14

「坚持自己的路程,探究美的正确方向,能献身于美术的教育与创作,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矣!」──陈慧坤

「活在台湾而不认识艺术家陈慧坤者,就算不了解台湾了。」曾有人这幺说。陈慧坤一百岁的艺术人生,活脱就是「台湾近代美术史」的缩影。

一百岁的艺术人生:陈慧坤

陈慧坤(1907-2011)生于日本时代的台中龙井乡,父亲喜好文艺,他也遗传了父亲的DNA。

遗憾的是,在他就读公学校期间,父母双亡。失怙失恃的他,靠着慈爱的祖母抚养长大。他在学校幸运地遇到好的启蒙老师陈瑞麟,老师不断鼓励他:「喜欢画画,就要一直画下去」,从此陈慧坤和艺术结下了一生之缘。

儘管遭逢家庭巨变,陈慧坤没有因此被击倒。他考入「吾台人初无中学,有则自本校始」的台中一中,这是「台湾人第一所中学」。陈慧坤入学后,持续学习美术,师长们也很支持鼓励他,甚至允许他课余时间都可自由使用美术教室。

一百岁的艺术人生:陈慧坤

在美术教室里的时光,是陈慧坤最好的时光。他在教室里的画册中,第一次看到世界名画,也第一次看到在日本有一间第一流的美术学校,叫做「东京美术学校」,他心中的梦想火焰就此熊熊燃起。

台中一中毕业后,儘管大家都不认为学画是好的人生方向,陈慧坤还是坚持往自己的理想前进,他搭船前往日本,先到东京川端画学校练习素描。

第一次报考东京美术学校,却是名落孙山;亲友建议陈慧坤不如转行学医,他却不愿就此放弃;他没有气馁,再回到川端画学校苦练素描,隔年,捲土重来,陈慧坤的素描成绩竟获得破天荒的满分一百,这个成绩是东京美术学校创校以来不曾出现的历史新纪录!

一百岁的艺术人生:陈慧坤

在日本学画期间,陈慧坤全力以赴。毕业前夕,他和妻子郭氏结婚,妻子也到东京女子美术学校就读。两人毕业后回到台湾,生下一对儿女,陈慧坤除了在台中教书,以爱妻为主题的胶彩作品《无题》更入选台展,美满家庭令人称羡。

是老天爷的玩笑吗?

爱妻突然骤逝,留下一对幼小儿女;在妻子病逝后,儿女竟也相继夭折。原本人人称羡的美满家庭,一夕破灭......

从小失怙失恃、中年又遇妻儿逝世,伤痛的陈慧坤,转任台中新高公学校(今太平国小)任教,并与校内同事谢碧莲老师结为连理。

谁知,命运是如此多舛。

夫妇相处只有短短两年的时间,碧莲女士也因病过世。陈慧坤寄情于画笔,希望多彩的画能够填补生命的痛。他的胶彩画作《逍遥》、《登山》、《秋之收穫》和《池畔音色》等接连入选府展。

一百岁的艺术人生:陈慧坤

医学研究,「丧偶」是最悲痛的哀伤。短时间内,陈慧坤遭逢两度丧妻之痛。不久,从小拉拔他长大的祖母仙逝,忧伤的他决定离开伤心地,到其他学校任教。

1943年,37岁的陈慧坤和来自员林的老师庄金枝结婚,这是他第三次的婚姻。金枝女士乐观的个性,感染了陈慧坤,此后的人生,走的愈来愈顺遂。

时序由日本时代进入国民政府时期,陈慧坤受聘到台湾师範学院(今国立台湾师範大学)美术系任教。毕生都投入美术教育及创作。

「一位伟大独创的艺术家,应该是能够消化传统,进而使其转化为自己的骨肉,生出创新的原动力。」陈慧坤曾这幺说。他到世界各国进修、写生,融合各种技法,结合东西方思潮,独创出自己的绘画特色。

一百岁的艺术人生:陈慧坤

四十年任教期间,陈慧坤教授作育英才无数;退休之后,他仍旧持续创作,「活到老,画到老。」

多数艺术家的颠峰之作,都在青壮年时期;陈慧坤却是大器晚成,晚年的作品融合胶彩、油画和水墨技巧,极具个人风格。

他用彩笔画下台湾各地的风景,也成为台湾最珍贵的典藏记忆。陈慧坤曾在八十自述中说:「坚持自己的路程,探究美的正确方向,能献身于美术的教育与创作,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矣!」

对陈慧坤来说,绘画不只让他感到快乐,更是他保持年轻的秘诀!退而不休的他一路画到一百岁,成为台湾最重量级的「国宝级画家」,接连获颁二等景星勋章、国家文艺奖和行政院文化奖等殊荣。

一百岁的艺术人生:陈慧坤

走过105岁,陈慧坤画到不能画为止,有艺术作伴,他的心灵很丰富,也走得很安详,2011年离开人世。

回顾陈慧坤一百岁的艺术人生,不只留下最美的创作,也画下最美的台湾,记录下台湾美术的成长史;好多风景都已消失在当今的台湾,幸好有画作留下自然的历史记忆。

一百岁的艺术人生:陈慧坤

所有的艺术都根基于脚下,陈慧坤娴熟东西各式绘画技法,却将艺术全然地回归台湾这块土地,融入在地的色彩,创造出台湾最独特的绘画语言。

而我们认识这块土地上的艺术家,分享他们的生命历程和珍藏的艺术作品,让艺术走入我们的生活,成为台湾人世世代代融入血液之中的文化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