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是菲力普.马罗:《夜长梦多》(The Big Sle
作者: 时间:2020-07-10

我的名字是菲力普.马罗:《夜长梦多》(The Big Sle 

  如果说柯南道尔创造出来的福尔摩斯是史上最经典隽永的侦探形象;那幺,「冷硬派」(hard-boiled)侦探始祖戴许.汉密特(Dashi Hamitte)便是用其笔下的山姆.史派德进行一场侦探典型的大叛逃;继之而起的雷蒙.钱德勒(Raymond Chandler)则以菲力普.马罗(Philip Marlowe)让这个由汉密特建立起来的体系走得最远,进而塑造出另一种侦探类型的经典。

我的名字是菲力普.马罗:《夜长梦多》(The Big Sle 

  马罗首度被搬上大银幕是在1944年的《爱人谋杀》(Murder, My Sweet),这部黑色电影改编自钱德勒的推理小说《再见,吾爱》(Farewell, My Lovely, 1940),在当年既叫好又叫座。但饰演侦探马罗的是当红的轻喜剧、音乐剧演员迪克.鲍威尔(Dick Powell),这个选角引发钱德勒迷的争议,有人认为他的诠释恰如其分,多数人则认为他的演出太过喜剧化。我没看过这部电影,所以无法评论。但可以确认的是,真正让马罗形象深植影迷心中的,普遍公认是下一位诠释马罗的演员──亨佛莱.鲍嘉(Humphrey Bogart)。

  鲍嘉和侦探的缘份起于1940年的电影《枭巢喋血战》(The Maltese Falcon),他在片中饰演冷硬派侦探史派德,也把他推向好莱坞巨星的地位。由于鲍嘉的脸部线条钢硬、表情沉着,再加上笑起来似笑非笑,叼起菸来不动声色的酷劲,使他诠释起外表冷漠、内心刚强的冷硬派侦探恰如其分。他这副招牌表情得利于在一次世界大战中上唇受伤,从此只能这样演戏。后来在1946年的《夜长梦多》(The Big Sleep)中首度饰演马罗一角,他的表情神态终于让侦探马罗找到了最佳的银幕代言人。

我的名字是菲力普.马罗:《夜长梦多》(The Big Sle

  《夜长梦多》改编自钱德勒的第一部同名长篇小说《大眠》(The Big Sleep, 1939),除了有连钱德勒都讚赏的鲍嘉完美演绎外,导演是好莱坞黄金时期的名导霍华.霍克斯(Howard Hawks),剧本改编是后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说家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还有鲍嘉在现实生活中的美丽妻子劳伦.白考儿(Lauren Bacall)担任女主角,这对好莱坞金童玉女(虽然相差25岁)的组合可以说是当年媒体追逐的话题和行销宣传的重点。

 我的名字是菲力普.马罗:《夜长梦多》(The Big Sle

  影片叙述马罗收到年迈退役将军、百万富豪史坦伍德委託,调查一件看似单纯的勒赎案。然而随着马罗的访查,受害死亡的人却陆续增加,案情益发扑朔迷离,后来牵扯出另一桩关于委託人女婿雷根的失蹤案,进而揭发更多的阴谋。马罗的初登场以「我的名字是马罗,史坦伍德将军要见我」,堂皇地走入史坦伍德将军豪宅中而展开。以现在的观点来看,电影进展快速,错失一个小细节就很难看懂剧情(除非你看过小说),但毕竟要在两小时内交待钱德勒小说中庞杂的情节真的不简单。我们也不得不佩服霍克斯的场面调度功力,用精简的场景和对白叙述了几乎完整的故事。其后我们跟随镜头紧盯马罗的一言一行,却永远比他所知的再少一点,也造成了引人入胜的悬念。

我的名字是菲力普.马罗:《夜长梦多》(The Big Sle 

  电影前半段的勒赎案,马罗是忠于所託尽责办案;然而后半段的雷根失蹤案,却是马罗在委託人的力阻之下,仍不惜付出生命代价坚持要釐清真相。这除了带出马罗的旺盛好奇心与求知慾之外,更说明了马罗坚持正义、绝不妥协的硬汉性格,这正是马罗最迷人之处。而看马罗和女性的调情,以及他对坏人们的尖酸嘲讽,更是观影的一大乐趣。

  大器晚成的钱德勒在当年写下《大眠》时已经51岁,有足够的人生经历掌握这个世俗化英雄的角色,把理想化的自我投射到马罗身上,也因此他的小说总是以第一人称视角的「马罗自白」写成;巧合的是,导演霍克斯拍摄《夜长梦多》时同样是51岁,年岁让他足以理解马罗这位结合现实与浪漫极端矛盾的硬汉英雄,因此儘管电影出场人物众多、情节繁杂,也不会令马罗的个性淹没在这些细节里。

  银幕上的马罗坚实地踏在黑色电影的犯罪世界里,在那里每一个人都是具有道德缺陷的犯罪者,因为金钱、暴力、性爱、贪婪而引发杀机,但马罗总是不为所惑,凭藉直觉与好奇深入追查。让他在这个世界畅行无阻的两样武器,是坚硬的拳头和锋利的言词。他偶而佩枪,但非逼不得已绝不开枪,因为既犀利又刻薄的语言就足以戳破敌人的谎话、击溃兇手的自信。儘管他总是菸不离手、酒不离口,却有个终极的道德原则支撑着他所有的行动,让他成为犯罪世界里令人信赖的完美英雄。

我的名字是菲力普.马罗:《夜长梦多》(The Big Sle

  进入二十一世纪,当神探福尔摩斯再度活跃在电影和电视剧上时,我们方才赫然发现鲍嘉已经离世超过半个世纪。《夜长梦多》之后还有许多演员不厌其烦地诠释马罗,但都令人食之无味,因为鲍嘉树立起来的银幕形象,已经让观众无法找到更令人满意的接班人了。在现今这个充斥罪恶的世界里,我们需要被马罗这样不畏艰难、有高度道德感的孤独英雄所抚慰,我们衷心期盼将有一个「全新的」马罗,用他冷漠的表情和尖锐的语言再度攻破观众的心房。

电影资讯

《夜长梦多》(The Big Sleep)-Howard Hawks,1946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