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Letters的智慧
作者: 时间:2020-08-15
Hot Letters的智慧

前些时候,立法会财委会审议成立创科局的拨款申请,拉布的人民力量,其立法会议员陈伟业,收到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的手机短讯游说,可是,双方在短讯往来时,发生口角,最后,罗太好不客气的回覆了一句:「剃人头者,人亦剃之。伤害无辜者,天诛地灭」。

好一句「天诛地灭」,语气不可谓不狠,遂惹来坊间热议,一些政圈以至官场中人,听后无不摇头叹息,不明罗太为何如此意气、冲动,这样除了情绪宣泄之外,根本于事无补,非政治家所为。

罗太凡事上心,但EQ却认真麻麻,这已是政圈裏人所共知。但发出如此短讯,还是让人惊讶,行事之前,是否亦应该「停一停,想一想」呢?这裏让我想起美国总统林肯有关「hot letters」的故事。

正如以前在本栏提过,如果要选美国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林肯通常会排在头3位。他是我十分敬佩的一位政治领袖,不单在于他解放黑奴、维繫国家免于分裂、内战后让国家和解等丰功伟业,更在于他EQ过人。

 林肯EQ过人

林肯任内,不单要顶住内战和战争初期战情不利如山压力,以及政敌无休止、无情的攻击和纠缠,他还要饱受家事困扰。都说家庭是每个人的避风港,但林肯的家庭却只有让他更添惆怅。林肯痛爱孩子,但二子和三子却分别在1850年及1862年早夭,而1862年正是内战正酣的时候,可以想像,丧子之痛与战争的压力这双重打击,让他如何内外交煎。

此外,林肯太太也是出名的恶妻,情绪不稳定,常发脾气,有时甚至有点歇斯底里,常以花钱买东西来纾缓压力,林肯得对太太不断忍让。从中可见,如此烦恼和困扰重重,林肯还能冷静地为国家作出一个又一个冷静、理性的决定,林肯的EQ过人,可想而知。

 林肯的「hot letters」

那幺,林肯又有何让自己保持心境平静的智慧呢?秘诀之一,就是所谓「hot letters」。什幺是「hot letters」﹖且看以下例子。

有一回,脾气火爆的战争部长Edwin Stanton,怒气冲冲的向林肯抱怨一位将军的百般不是,林肯建议他写一封信,把这位将军狠狠的骂个狗血淋头。

结果,Stanton果然立时走去写了一封措辞激烈的信,然后拿来给林肯看。林肯看了后说,实在骂得太好了。Stanton听了后,便满心欢喜的要把这封信放进信封裏,但却遭林肯拦住,问他打算怎幺做?Stanton摸不着头脑的答,那当然是把信寄出去。

不料林肯却说,这封信当然不能寄,应该把它扔进火炉裏,凡是生气时写的信,他都是这样处理的。他之所以要Stanton写这封信,要让他发泄一下,消消气,现在目的已达,因此信也不用寄出去。

这也是所谓林肯「hot letters」的故事。

 怨愤既已抒发,信函岂用寄出

林肯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凡人,一样会有愤怒的时候,但他会用「hot letters」这个方法来发泄自己的情绪,以免这些负面情绪对其他人和事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他会把自己满腔怨愤在信中尽情抒发,把对方骂个狗血淋头,写完之后,心头一宽,正如前述,他会把信件扔进火炉裏,又或者,他会把信件放进抽屉裏,然后好好睡一觉,到第二朝醒来,再阅读一遍,看看是否真的有必要把它寄出,绝大多数时候,当冷静下来,答案都是否定的,于是信件最终没有签署,更没有寄出。林肯死后,其遗物被整理时,便发现当中有很多这类的「hot letters」。

在近年一本十分流行的林肯传记,由史学家Doris Kearns Goodwin花了10年时间撰写,美国总统奥巴马爱不释手,本栏以往亦有介绍过的Team of Rivals一书中,亦有相关敍述。

话说,有一次北军将领George Meade在策划一次重要的包围歼灭战中,被南军突围逃脱,这令林肯怒不可遏,他写了一封气冲冲的信给Meade将军,说战况至此,本来把南军统帅李将军俘虏,是件易如反掌的事,但Meade将军最后却功亏一篑,让李将军脱逃,这实在让林肯自己意愤难平。否则的话,战事定能提早结束,但如今却相反,变成旷日持久。

「…distressed immeasurably by the magnitude of the misfortune involved in Lee’s escape. He was within your easy grasp, and to have closed upon him would, in connection with our other late successes, have ended the war. As it is, the war will be prolonged indefinitely.」

但在寄出这封信前,林肯想到这会令到Meade将军如何难堪,再一次地,林肯冷静下来后,把信放进一个信封之内,并在信封上写上:「致Meade将军:一封从来没有寄出,也没有签署的信」。

又有另一次,对于另一位将军伯恩赛德,林肯试过气得把礼帽掷到地上,他又坐下来给这位将军写了一封责备信,然而,他又一次在信封的背面写上了「不要送出去」的字样。透过写信,愤怒之情可以获得抒发,感觉会好得多,但他也知道,大吵大闹的话,对于事情也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信亦没有寄出。

 勿在怒火攻心下回覆

很多年前我已经听过这有关林肯「hot letters」的故事,并成了自己珍而重之的生活智慧。

当我收到一些让自己十分愤怒的电邮或手机短讯时,要写一个回覆时,回覆写好之后,我不会第一时间把它寄出去,我会离开座位,先外出逛两个圈,饮杯东西,又或者找朋友、同事闲聊几句,让自己收拾心情,回到座位后,再先行处理其他事务,让自己逐渐平静下来。又或者,甚至回家先睡一觉,待明朝醒来,怒意已经消退了大半,人也冷静下来,才反覆把原先写好的reply多看几遍,这时多会发觉很多地方都用词不当,是纯属意气的说话,又或者并非心裏的真正意思,于是才把文字再作修改,或者把整个回覆乾脆删掉。

大家应该明白,绝大部分的电邮或手机短讯,都不是非立即覆不可,但怒火攻心时覆的一个电邮或短讯,却很多时会让自己悔不当初,覆水难收。

我建议罗太也不妨翻看一下Team of Rivals这本书,尤其是当中有关「hot letters」的故事。

蔡子强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

上一篇: